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放不下的回憶

香 港 小 說 網
客 席 作 者

第一回

第二回

第三回

第四回

第五回

第六回

第七回

第八回

第九回

第十回

第十一回

 

          

今天是一個晴朗的下午,秋風初起,蕭瑟未至,普利奴斯的首都富拉比薩仍似春夏般充滿生氣。克尼特河發著閃光,又清又亮,兩岸一片青蔥,繁花似錦。河上游的高門大宅及王宮富麗堂皇,河下游的平民區亦一副繁華的景象。兩層高的屋子有著花槽,散發出醉人幽香。道路雖闊,卻擠滿了人。市集傳出叫賣聲,人們不斷穿梭來往。所有人都以這個城市為榮。

在熙來攘往的街道旁,一個老婦坐在家門外的階梯上,抬頭望著天空自言自語道:「好一個溫和美麗的下午啊!著能永遠都保持這樣就好了。」

白色的薄雲在空中飄著,陽光燦爛而下熾熱,微風輕輕吹過,令人想起美好的春日。

然而,一個男人卻打破了平靜的氣氛。他沿著大街一面跑,一面大叫道:「好消息呀!王室的繼承人快誕生了!」

街上的人聽了均哄動起來。

有人說:「是真的嗎?真是可喜可賀啊!」

有人說:「不知會是王子還是公主呢?」

有人說:「這可是國王的第一個孩子啊!真令人高興!」

有人說:「下如我們舉行一個慶祝會吧!就在大廣場舉行好嗎?」

有人說:「好啊!要像國慶大典般盛大啊!」

接著人們便開始準備活動。婦女去預備食物和酒,男人則去四處宣揚,有些人則到露天廣場去,找賣藝人到慶祝會表演。原本已夠吵耳的街道,就更吵耳了。

老婦微笑著點了點頭:「太好了,我居然還有機會看到這一日!」

在那邊廂,尊貴而冷靜的國王一反常態地在王宮的一道房門外焦急地踱著步。他時而停下來望望房門,時而轉身屈著手指,接著又來回踱步。眉頭時而打結時而舒張,但又露出愉快的笑容。

一個在旁站著的大臣向國王說:「陛下,你不用太擔心的,不如坐下等吧!」

國王瞪了他一眼:「你又沒孩子,懂得甚麼?」

大臣於是噤聲不語。

另一個年老的大臣道:「陛下,臣家中有三個兒女,四個孫兒,每個出生時都順順利利的。王宮這兒有御醫在,王后必定會母子平安。」

國王微笑著吐了一口氣:「莫切爾侯爵,不枉你從政多年,最懂我安慰我。」

莫切爾笑了一下,臉上的皺紋通通都現出來了:「臣只是實話實說。」

這時,房問內傳出嬰兒的哭聲。國王停止了踱步,以一副極欣喜的表情對著房門,而大臣們則紛紛向國王道賀。國王舉起右手,止住了大臣的吵嚷。

等了一會,門被打開了,一個侍女走出來向國王道:「恭喜陛下!出生的是王子!」

「是王子!真好啊!」大臣又吵嚷起來了。

國王進了房間,另一個侍女便抱著嬰孩來了。國王以笨拙的手勢抱起孩子,仔細端詳著。嬰兒的臉紅紅的,雙眼緊閉著,那挺直的鼻樑,像極了他的父親。

國王笑著道:「我的王兒,父王早就替你定了名字了!你叫奧羅,是普利奴斯的王子奧羅啊!」

這時,王后微弱的聲線傳了出來:「陛下,你這麼大聲會嚇著孩子的。」

國王來到王后的床邊,把嬰孩放到她的面前:「你看看,是我們的孩子啊!辛苦你了,親愛的。」

疲累的王后回了他一個微笑。

同時,王宮中的高塔、花園、門口的衛兵均吹響了號角,自富拉比薩的外城牆亦傳來了同樣的聲音。整個富拉比薩頓時被覆蓋在報喜的號角聲下。人民紛紛湧到王宮大門前聽候佳音。

號角聲逐漸息微,取而代之的是洪亮的鐘聲。接著,國王的使者來到大門前高聲道:「王子奧羅誕生了!」

群眾聽了均大叫道:「國王萬歲!王子萬歲!國王萬歲!王子萬歲……」

使者繼續說:「為了慶祝王子的誕生,國王決定要與眾同樂!」他舉起一個沉重的袋子:「這是陛下賞給大家的!」說完便用手從袋子中抓出一大把銀幣拋向人群。

人們都高興地接著如雨般落下的銀幣,老婦亦在人群外圍站著。這時,一個陌生的小男孩笑著把銀幣交到她的手上:「婆婆,給你的!」

老婦摸了摸小孩的頭:「多謝你啊!」接著又望著王宮喃喃道:「國王陛下,王子殿下,雖然你們現在並沒有看見我這個老太婆,但我還是要為你們的恩澤說聲『多謝』。」

今天--奧羅殿下出生的九月十日,將是普利奴斯人民一生中最快樂的一日。

 

十五年後,震撼全城的號角聲又再次響起。富拉比薩的人民紛紛放下手中的工作,聚集到東面城門前。雖然已是九月初,天氣亦已轉涼,但由於人的體溫,四周都熱起來了。然而各人都沒鼓譟起來,反而興高采烈地和身旁的陌生人傾談著。

這時,城牆頂上的士兵大叫道:「大王子奧羅回來了!」

人們聽到後便退到城門的兩側,讓外面輝煌的隊伍穿過城門進城。民眾均發出讚嘆的歡呼聲。

一個少婦對她的兒子說:「你看看,王子回來了!他可能會是未來的國王呀!」

她的兒子又叫又跳地說:「我長大後一定要加入王子的近衛隊!」

一個少年說:「嘩!他就是奧羅殿下嗎?雖然年紀和我差不多,但卻十分威武啊!」

一個老人微笑著說:「真是一名少年才俊,我們的國家一定會比以往更強!」

其他人則不停叫著:「王子殿下萬歲!」

奧羅殿下騎著白色駿馬,身穿輕便的胸甲,背披飄逸的斗蓬,頭戴插著紅色羽毛的頭盔,腰間掛著寶劍,神氣地在群眾的擁護下沿著大路向王宮走去。在他身後跟著十個騎士,個個都昂首挺胸的騎著白馬,看起來英姿勃勃。他們的兩側各有四個衣著光鮮的衛兵,手舉著飄動著的紅色旗幟,緩緩向前走。雖然這隊伍不過二十人,但其威勢及光彩,卻不是萬人大軍可以相比的。這都是因為有奧羅殿下在此的緣故,他是普利奴斯人眼中的希望之星。

奧羅一面向前定,一面向群眾揮著手,而眾群則報以令人振奮的呼聲。

此時,一個臉容瘦削,年約三十的騎上趕上來說:「奧羅殿下,我們真的要……」

未等騎士說完,奧隨便問:「你怕嗎?普林斯。」

「我只是有點擔心。」普林斯沉默了一會:「其實帶到監獄去,再向國王陛下報告不就行了嗎?何必要帶到殿上去?」

奧羅微笑了一下:「我只是想給父王一個驚喜,他一定會喜歡這份『禮物』。」

普林斯也笑了笑道:「你這麼肯定?」

「普林斯,其實你應比我更了解父王。」奧羅說。

普林斯望向前方:「殿下為何這樣說?」

奧羅回應道:「憑你的出身,可以得到第三軍團參謀長的官職,真是一個奇蹟。」

普林斯「唔」的一聲:「的確,我只是個舊時代的騎士。」

奧羅用他那像足能看穿人的目光注視著他:「但父王卻刻意提拔你。你和父王之間,到底有些甚麼秘密?」

普林斯說:「凡事都是留點餘地比較好,要不然很易會招致損失的。」

奧羅沉聲道:「你這樣算是教訓我嗎?」

普林斯淡定地說:「不,我只是實話實說罷了。若有所得罪,還請原諒。」

奧羅吐了一口氣:「算了吧!反正我就是欣賞你這種性格。」他頓了一頓:「不畏強權,我行我素,說起來你與我及父王其實十分相似。」

普林斯用手指揉著下巴:「這也算是一種讚賞嗎?」

奧羅露出一個自信的笑容:「你不這樣認為嗎?」

普林斯沒有回答,只作了一個莫測高深的微笑。

隊伍逐漸接近首都中心,過了二十分鐘,王宮便在前方二百米處出現。王宮是建在富拉比薩中心的一片稍高的地上的,有著堅固的圍牆,裡面是綠草如茵,萬紫千紅的御花園,花園正中央是華貴宏偉的建築物,有著巨大的正門,雪白的牆壁,閃亮的玻璃窗,以及高大的塔樓。塔樓尖頂有著紅色的普利奴斯國旗,它們在風中飄揚著,像是在向歸來的人招手。

這時,一個衣著華貴,束著捲曲鬍子,騎著棕色馬的四十來歲男人洽著大街,向隊伍走去。

普林斯看見了來者,向奧羅說:「盧倫斯公爵,是富拉比薩四大富豪之一。沒有任何官職,『公爵』的稱號,可說是一點用處也沒有。」

「但對於不曉得甚麼叫權力的平民來說,這個人卻是榮耀的化身。」奧儸頓了一頓:「你猜這人是來幹甚麼的?」

普林斯想了一會:「我想除了是來接駕,就沒其他可能了。」

奧羅露出一個驚奇的表情:「在王宮、府第前被人恭迎就試得多了,在路上可是第一次!這個盧倫斯公爵到底在耍甚麼花樣?」

普林斯說:「我想這並不關他的事,應是國王陛下的主意。」

奧羅皺起眉頭道:「我又不是不認得路,為甚麼要派人在路上迎接?」

普林斯回應道:「殿下有所不知了,這是普利奴斯朝廷對重要人物的歡迎儀式,其他人要羨慕也來不及啊!」

說著,盧倫斯公爵已來到他們近前。他下了馬,向奧羅鞠了一個躬:「歡迎奧羅殿下回來富拉比薩。」

奧羅下令隊伍停下來,點了點頭:「在我出外巡察期間,首都可有甚麼事發生?」

盧倫斯回應道:「一切都安好。」

奧羅問:「那麼父王、母后和王弟都好嗎?」

「陛下和王后都很好。」盧倫斷遲疑了一下:「至於二王子韋爾特殿下及三王子菲哲文殿下……我想應該還好好的

「『我想』?」奧羅笑了笑:「你的答案真奇怪啊!他倆究竟怎麼了?」

盧倫斯再猶疑了一會:「這個……不如我們一面走一面說吧!」

「好的。」奧羅向他的部下說:「我們繼續向前走!」

盧倫斯騎上馬,走在奧羅身旁:「其實兩位王子都沒事,只是他們實在太不愛見人了!我們根本很難知道他們的近況。」他頓了一頓:「不過他們留在宮中,應不會發生甚麼事,哪像殿下你要四出巡察那麼辛苦?」

奧羅笑了一下:「盧倫斯公爵,你這樣說就不對了!他們年紀還少啊!韋爾特只有十歲,而菲哲文才不過五歲。」

盧倫斯聳了聳肩:「但是身為王子,總需要出去見人的,他們的性格的確令人頭痛啊!」

奧羅說:「父父如果聽到你的說話,一定會很生氣。」

盧倫斯笑道:「那麼就請殿下替我保守秘密吧!剛才的話,就當我沒說過好了。」

奧羅苦笑道:「算了吧!反正我的想法也是和你一樣。面對著他倆,我也有難以溝通的時候

盧倫斯鬼鬼祟祟的瞧了瞧四周,壓低聲量說:「其實國王好像也和你一樣啊!」

奧羅呆了一呆:「你為甚麼這樣說?」

盧倫斷繼續輕聲說:「因為你遠行去了,所以才不知道,其實上次替菲哲文殿下舉行生日會時,陛下也遲到早退。」

奧羅貶了眨眼:「是嗎?」他說完之後沒有再說話。

他們回到王宮後,各自做自己的事。奧羅回到自己的寢宮梳洗、休息,普林斯則安置好那件「禮物」,盧倫斯去向國王報告,而騎士及衛兵亦休息去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