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投奔樂園

香 港 小 說 網
客 席 作 者

第一章

第二章

第三章

第四章

第五章

第六章

第七章

第八章

第九章

第十章

第十一章

第十二章

第十三章

第十四章

第十五章

第十六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六章 豐盛人生

 

第二天的黎明時份,村中的村民都一早起床,為豐收慶典作準備。有些人在風車磨坊下,忙著用木板搭成桌子,用來放食物。有人在空地中央擺放柴枝,以備用來點營火。有人在附近草草的用磚塊搭成窕Y,準備著慶典的美食。也有人不斷在路上往來,把麥酒運到風車下。

到了黃昏,一切都預備好了。風車下擠滿了人,空地中央的柴枝被點燃了,發出熾熱的、光亮的火焰,接著豐收慶典便開始了。桌子上都放滿了一大碟一大碟的食品--火腿、雜菜湯、烤羊肉、麵包糕點及其他民間小食。而人們也拿著大酒杯互相碰杯,一飲而盡。一群小姑娘和小夥子牽著手來到空地,圍著營火一邊拍著手,一邊轉著圈踏著舞步。牧童們坐在酒桶上,吹著笛子為他們伴奏。

雖然他們的笛聲參差不齊,但帶出了熱鬧的氣氛。有些人喝醉了酒,一時大唱民歌,一時大聲歡呼,像是進入了忘我境界。

法蘭斯坐在人群中,一面喝麥酒,一面和傑拉談天說地。

傑拉呷了一口麥酒,沈默了一會然後說:「法蘭斯……我覺得你去過富拉比薩之後變了很多。」

「是嗎?」法蘭斯一面喝著酒,-面斜眼望著傑拉:「是變好了還是變差了?」

傑拉微笑著,轉動著酒杯:「沒甚麼好不好的,不論變成怎樣,你始終是你。」

法蘭斯放下酒杯望著他:「那我有甚麼變了呢?」

傑拉凝視著杯中半滿的,晃動著的麥酒:「其實我也不太清楚,只是一種感覺……你現在給我的感覺,就像是一個城市人。」

「在城市生活,得像個城市人啊!」法蘭斯大大喝了一口酒:「但你自小,也不太像個農民呢。」

傑拉問:「像個文人?」

法蘭斯點了點頭, 用手指敲著前額說:「有點像……像富拉比薩的斯文公子哥兒!」

傑拉失聲笑道:「不是吧!你在說笑?」

法蘭斯拍著他的肩,身子搖前搖後的說:「不!公子哥兒我在富拉比薩見得多,真的很像……你似那些書香世代,歷史久遠的世家大族……不像那些垃圾二世祖……」

傑拉扶著他說:「法蘭斯,你喝醉了。」

法蘭斯果真整張臉也紅了,但還是舉杯說:「你胡說甚麼?給-我一桶酒也喝得下!」

傑拉溫和的笑著道:「感覺雖然變了,但你仍是以前那個的法蘭斯。」

「當然!」法蘭斯說完便躺在地上,閉上雙眼。

傑拉坐在他身旁微笑著,並螃Y望著經已入黑的天空:「這兒的天空也沒變呢!」

「對啊……」法蘭斯說完便靜靜的入了夢鄉。

 

第二天早晨,法蘭斯和歐埵V華倫家的人道了別,然後便沿著大路走去。這次的分別和三年前很不同,大家都沒有悲傷,只是高興的揮著手,像是家人出門工作一般,沒了那傷感的情懷。

法蘭斯他們騎著馬走了五天,去到了米羅高。米羅高是一個小城鎮,人口不多,但出產的手工藝品卻十分弛名。很多商人都來這兒購買商品,轉賣到其他城市。聽聞國王有意擴充這個城鎮,令它成為工商業中心,到時這兒一定會更熱鬧,更繁榮。法蘭斯在鎮中買了一個騎士銅像,打算送給馬狄倫作手信,之後再逗留了三天,然後便離開了。

 

他們再走了一天,便回到了富拉比薩。富拉比薩依舊是一片繁華的景象,街道雖闊,但仍被行人擠得水洩不通。街道兩旁開設了很多店鋪,衣著古怪的外國商人駕著載著貨物的驢車,到市集做買賣。而克尼特河附近,富有人家的居住區旁亦開展了一項大工程。工匠說那是國王半年前下令興建的大教堂。它將會是全普利奴斯最大、最高、最宏偉的一座教堂。法蘭斯他們沿著河,向將軍府走去。走了大半小時,終於來到了府第的正門前。

守門的侍衛一見到他們,便高興地說:「啊!法蘭斯少爺!你終於回來了嗎?」

法蘭斯點了點頭:「對了,叔叔應該領軍到了亞米西亞吧?」

侍衛回應道:「是的,但少爺你好運了,將軍前天回來了見國王陛下,明天便走。他在書房中,我去告訴他少爺你回來了吧!」他說完便打開了鐵閘,向府第跑去。

法蘭斯和歐堣]騎著馬,踏進了府第的花園,來到府第門前,跳下馬背。此時,府第的大門打開了,馬狄倫就在門內。

法蘭斯滿臉歡喜,走上前說:「叔叔!我回來了!」

  馬狄倫微笑著說:「法蘭斯,你好像又長高了!」

「叔叔你則和以前一樣啊!」法蘭斯說。

這時,謝利也從花園走了過來:「少爺,歐堙I你們終於回來了!」

法蘭斯走上前,擁抱了他一下:「我走了之後一切都還好嗎?」

謝利微微點了一下頭:「一切都好。只是少了你,將軍又常去了軍隊駐地,總覺得太清靜了。」

歐塈漹q米羅高買來的銅像遞了法蘭斯:「別只顧說話,你忘了這個東西啊!」

法蘭斯接過銅像:「多得你提醒我啊!叔叔,這是給你的手信。」他雙手捧著銅像,遞給馬狄倫。

馬狄倫接過禮物,仔細欣賞了一會道:「手工很精巧呢!多謝你。我也有一個好消息要給你呢!」

「是甚麼好消息?」法蘭斯問。

馬狄倫笑著說:「你看看後面!」

法蘭斯立即轉身,猛然看見卡瑟斯子爵就在眼前!他大吃一驚:「子爵?你怎麼來了?」

子爵回應道:「我聽你把富拉比薩說得那麼美好,所以特地來看一看罷了!你果然說得沒錯,這兒真是一個好地方。」他膩_頭,四周環視著。

「這個當然!」法蘭斯回頭望向馬狄倫說:「叔叔,我們整年沒見面,一定要好好暢談一番!」

「你的提議不錯,我們到起居室去吧!子爵,謝利,歐堙I你們也要來啊!」馬狄倫說完便轉身踏進府第裡。

法蘭斯等人相視而笑,然後跟著馬狄倫走去,並渡過了快樂的一天。

三年之後的一個春天,法蘭斯和其他貴族子弟,一起加入了軍隊的行列。由於他是一個新兵,所以不能馬上去打仗,而要先經過訓練。他被編入了普林斯將軍的第三軍團的騎兵隊,於是高高興興的離開了富拉比薩,到首都北面的荷加拉的軍營報到去了。

那一年年初,普利奴斯和北方大國洛布伊丹,在邊境不知起了甚麼衝突。不久之後,普利奴斯國王--納西爾下令向洛布伊丹進攻,而洛布伊丹亦擺出了迎戰的姿態。在普利奴斯民間,流傳著洛布伊丹想要逐漸吞併普利奴斯的傳聞。有很多人從北方南遷,避免受戰事牽連,然而,有更多人一心要悍衛國上,紛紛自願從軍,北上戰場為國王效命。

法蘭斯和其他人一樣,都是懷著一腔熱血,希望能保家衛國,建功立業他們去到荷加拉之後前,第三軍團五份之四的人已經出發,到了北面邊境附近的伊那卡特,並和不遠處的,駐在他拉斯的第五軍團,準備聯合出擊。留在荷加拉的,盡是像法蘭斯般的新兵,以及負責訓練新兵的軍官、負責運輸軍用物資的士兵、少數留在當地,以防有突發事故發生的兵員。

荷加拉是一個歷史悠久的古城,城中的房屋都密密麻麻的,把城堡圍著。軍營位於城外的東面,一塊平地之上。它佔地很廣,建有高級軍官的居住區及辦公區、士兵居住區、空地、馬廄。這一大堆建築物,看起來比城牆中的城堡更加注目。

一百個新加入的新兵報到了之後,來到空地前,在一些士兵指示下,整整齊齊的排列成一個橫十人縱十人的正方形。法蘭斯站了在最前的一排,最左方的位置。他四處張望著,發覺空地上還有兩隊這樣的列隊,列隊的前方各站著五名站得筆直的士兵。

這時,一個穿著軍官服裝的人,來到了法蘭斯的隊列前。那人年約四十來歲,有一張瘦削的臉、細長的雙眼、薄薄的唇及一頭黑髮。他的唇上方束著短鬍子,臉上帶著一絲嘲諷般的笑意。

他清了清喉嚨說:「各位新加入第三軍團的騎兵隊隊員!」他頓了一頓,等所有人都靜下來才繼續說:「我是騎兵隊的百人隊長——魯文•亞勞斯!亦是負責訓練你們成為優秀騎兵的軍官!」他由左至右,打量了一下眼前的新兵:「相信大家也很明白你們今天來這兒的目的,就是要成為強悍的戰士,保護我們的國家!所以大家在受訓期間,一定要認真學習、鍛鍊自己,並服從上級命令!」

他從士兵手上接過一卷紙,拉開它然後說:「現在,我先宣讀一下在軍營中要守的規例!第一條,不得擅自離開軍營!第二條,不得私鬥!第三條,必須服從命令!第四條……」

百人隊長魯文一直說,足足說了半小時。不少新隊員都已昏昏欲睡,但法蘭斯還是精神弈弈,專心致志地聽。他認為要做一個優秀的軍人,先要遵守軍隊的紀律。

魯文讀完後卷起紙卷,遞了給身旁的士兵:「以上的規條你們都要記緊,如果違反紀律的話就要受軍法處置,明白了沒有?」

「是!」一百個新兵一起大聲回應。

魯文點了點頭,從士兵手上接過另一卷紙道:「現在點名的新兵員請出來!」他打開紙卷:「加魯達.巴羅夫!艾爾.卡洛夫斯!伊奡窗D亞米勞斯!法蘭斯.普洛維克!他米爾.亞比狄亞……」他一口氣讀了二十個名字,然後用下巴指指士兵居住區。

士兵明白他的意思,於是便帶著二十個新兵,包括法蘭斯在內,向士兵居住區走去。他們到達之後,士兵帶他們參觀了一會,接著便到安排給他們的房間,交代了一下生活起居上的事情,然後便說:「你們今天休息一天,明天一早便要開始集訓的了。」他說完便離開了。

這一天,這班二十歲上下的貴族子弟都聚在一起,談論著自己的家世,並說要當上出色的軍人,以振家族聲威。

法蘭斯回應著他們的話:「除此之外,也要讓洛布伊丹這個北方蠻族,知道我們普利奴斯的厲害!」

他的新同伴--他米爾也贊同說:「對啊!還有穆拉雷老是想入侵我國,將來我們一定要向她還以顏色!」

另一人--加魯達問法蘭斯:「聽說你的叔叔就是擊敗穆拉雷的將軍,是不是真的?」

「是的。」法蘭斯回應道。

艾爾說:「是的話就要拜託你向他推薦一下我,好讓我升官發財了!」

法蘭斯拍了一下他的背:「你胡說甚麼?要是你有實力,推不推薦也一樣!」

他米爾響應道:「是啊!我一定會憑實力爭取到高職的!不知何時才可以上戰場呢!」他說完後仍一臉雀躍的表情。

「發你的夢!我們來到軍營還不到一天!」艾爾笑著說。

法蘭斯點頭道:「我想我們大概要訓練半年吧!希望和洛布伊丹的戰爭不要在半年內完結,要不然就沒機會立功的了!」

他們一直談,直至黑夜來臨。

 

第二天一早,眾騎兵隊新隊員就開始了他們的訓練。這天,他們都在做體能訓練。若體能不好,在征途上就會很辛苦,上到戰場也不足以和敵人比拼。魯文在那天向眾隊員說過,以往的幾年,一些體能差,又有自知之明的新隊員都自動退出軍隊。有些死要面子的,勉強上了戰場,結果不是戰死沙場,就是當了逃兵。但很幸運,今年的新隊員體能都很好,沒有人退出。

他們操練了兩星期,然後便開始了騎術訓練。訓練的第一天,他們到了荷加拉城外的平原練習。由於所有富家子弟都自小學習騎術,所以這次的訓練十分輕鬆,就像是一夥人一起去郊遊一樣。

 

接著的那天,魯文帶領他們去到山區。山間的路又窄又多雜草,彎曲而且高低不平,騎著馬走在上面實在不容易。魯文駕輕就熟的控制著馬匹,在山路上行走,並指導著各人走山路的要訣。

他們練習了一星期,然後便去到遠一點的沼地作訓練。沼地的泥土又濕又軟,踏上去一腳深一腳淺的,走起路來可真苦。

艾爾看著黏在馬腳上的泥漿,一臉厭惡的說:「在沼地作訓練,是一個怎樣的鬼主意?」

「可真嘔心死了!」他米爾邊說邊作鬼臉。

魯文聳了聳肩說:「要當軍人,就不能有潔癖。要是將來上戰場,見到血肉橫飛的場面,就立即嘔吐大作便不太好了。但在真正的戰爭中,我們是不會在沼地行軍的。」

法蘭斯問:「既然不會在沼地行軍,為甚麼還要在這兒作訓練?」

魯文的臉上掛著那像嘲諷般的微笑:「有時也會有例外的。為了抄近路,也明會冒險走沼地。」

艾爾問:「不怕會出意外嗎?」

「怕也沒用。要打勝仗,就要賭得起,明白了沒有?」魯文頓了一頓:「若是吃了敗仗,逃跑時或許會跑到沼地來。若你熟習走沼地,敵人就追不到你。」

法蘭斯說:「我們才不會要逃跑那麼失敗!」

「所謂戰無不勝,只不過是個虛幻的妄想罷了!走得及時,還可以捲土重來。逃不掉的話……」魯文用手掌在自己的頸上劃了一下,然後便微笑著,帶領大隊向前走去。

 

不經不覺,半年過去了。對洛布伊丹的戰事還未結束,但荷加拉的人們,仍未收到召騎兵隊上戰場的命令。法蘭斯等人都議論紛紛,奇怪普林斯為甚麼不召他們加入戰團。

這天,魯文帶領騎兵隊到野外訓練。由於訓練結束時天色已晚,所以他們一行人都在野外紮營,在星月下渡過這一夜。荒野的冷風在呼嘯著,吹動了野草和樹葉,發出如雨點落地般的細碎聲音。近地平線處的天空仍然透著微紅的光,但頭頂上方已是漆黑一片,有如一匹黑布,星星是光芒萬丈的鑽石,銀河是銀線織成的絲帶。如天空是一塊繈褓,那人類就是她的嬰孩。

不知為甚麼,法蘭斯總覺得天空像是在守護著他,看著他成長。這時,他想起了母親。他這樣想時,正和大家一起圍著營火,而魯文也和他們在一起。

「洛布伊丹的天空,是和這兒的一樣的嗎?」法蘭斯心想。接著,又想起了戰爭的事,於是便問魯文:「隊長,我們甚麼時候才上戰場?」

艾爾立即附和道:「是啊!我們在這半年間,要學的都學了,為甚麼還要呆在這兒?」

魯文微笑著回應道:「再等一會兒吧!你們還可以做得更好的。」

「一會兒即是多久?」法蘭斯問。

魯文望向天空,沈吟了一會:「這個……大約三個月吧!」

「三個月?」大家不約而同叫道。

法蘭斯皺著眉:「不可以早些嗎?我早已等得不耐煩了!」

魯文那嘲諷式的笑容比平時更加明顯:「做軍人,除了要有勇氣之外,耐性一樣是很重要的。如果時機未到便出擊,很容易會連頭顱也丟了。」他邊說邊指著自己的頭。

「但我真的很想為國家效力,然後揚名立萬啊!」法蘭斯說。

魯文定眼望了他一會:「你們這些年輕人真是熱血。」他頓了一頓,把一枝柴枝扔進火堆中:「但有時也要冷靜一下,看清楚眼前究竟發生了甚麼事。」

法蘭斯一臉疑惑:「我不明白你的意思。」

艾爾也說:「洛布伊丹要吞併我國,事實不是就放了在眼前嗎?」

「事情不是表面那麼簡單的。」魯文搖了搖頭:「但我勸你們還是不去探究好了。」

「為甚麼?」法蘭斯問。

「因為世上有些事,不知道是比知道還好的。剛才的話,你們就當我沒說過吧!」魯文說完便站起來,向營帳走去:「時間已經很晚了,你們早點睡吧!」

「隊長……」法蘭斯還想問他剛才到底是甚麼意思,但魯文已走了開去。

好不容易,三個月終於過去了。他拉斯那兒果然來了命令,召魯文的騎兵隊上戰場。法蘭斯等人一收到消息,都高興得互相擁抱、高聲歡呼,平時紳士般的風度,都不知到哪兒去了。魯文依然只是微笑著,不見得高興,也不見得擔心,默默的為這次行動作準備。

 

兩天後,騎兵隊便出發離開荷加拉,向北方進發。他們在旅程中渡過了十八個晝夜,然後便到達了近邊的他拉斯。普利奴斯軍計劃將於三日後攻打洛布伊丹的貴族領地——多洛伊堙A而指揮戰事的,就是大王子奧羅。和他一起上戰場的,還有二王子韋爾特。

 

三天後,大王子帶領大軍向洛布伊丹進發。他們走著走著,來到了一片平地上。平地右方有一些小山丘,左方是一個樹林。軍隊將在它們中間行進,並繞過樹林,逼近多洛伊堙C

大王子騎著戰馬,走在隊伍正前方的位置。二王子在軍隊右方,指揮右側的第五軍團。第三軍團騎兵隊總隊長走在軍隊左側,指揮左側的部隊。

魯文帶著他那第一次上戰場的新兵,走在左側的隊伍中。他的雙眼四處打量著,並向他的部屬說:「我們已進入敵地了,記緊要打醒十二分精神!」

「是!」法蘭斯等人鬥志高昂地回應道。

這時,大軍正前方二百多米處的樹林,忽然飛出了一群雀鳥,總數大約有上百。之後,前方的隊伍來了-個軍官,和騎兵隊總隊長耳語了幾句。接著,總隊長又向魯文低聲說了些甚麼。

魯文點了點頭,然後叫道:「第一小隊!跟我來!」

包括法蘭斯、艾爾等人的第一小隊,跟隨著魯文離開大隊,向樹林走去。而大軍亦減慢了行進速度。第一小隊走進了樹林,繼續向前走去。林中的樹木密密麻麻,陽光也照不進來,像是深不見底的深淵,裡面只間中傳出雀鳥的叫聲,造成一種詭秘的氣氛。法蘭斯雖不明白這次行動的目的,但也被這種陰沈的氣氛感染,不敢妄言發問。他們走了一會,便發現地上有一道長長的,沒有植物生長的地方,看上去,就像是一條路。

魯文停下來,彎身望了一下地面,然後喃喃地說:「果然不出所料。」他揮了一下手:「我們沿著這道痕跡走吧!」

法蘭斯問:「這兒有敵人經過嗎?」

魯文點了點頭,撿起了地上的一小截雀鳥羽毛,遞了給法蘭斯。

法蘭斯接過了羽毛,望了一眼,發覺它有一道整齊的切口,像是人工造出的。他馬上更加警覺了:「是箭上的羽毛?但我聽說洛布伊丹軍一向極少用箭。」

魯文說:「人是會變的,軍隊也是一樣。我看他們一定是組成了弓箭兵隊,埋伏在森林中等候暗算我軍。」他頓了一頓:「一會兒見到敵軍,我一下令,你們見人便斬便行了!」他說完便沿著痕跡走去,其他人跟在他後面。

他們走了不久,就接近了樹林外圍。忽然,一群面露倉皇之色的洛布伊丹弓箭兵,由草叢中跳起來,要向他們放箭。但魯文一聲令下,法蘭斯等人便衝向前,揮舞著利劍作出攻擊。法蘭斯末等敵人瞄準,便重重的一劍劈在對方身上。他斬倒了第一個,接著轉身斬倒了第二個。亂舞的劍發出了呼嘯聲,而慘叫聲亦隨之響起。

忽然,一個敵軍拿著匕首,要刺向法蘭斯,但魯文利劍一揮,那人便立即側身倒在地上,握著匕首的手被砍了下來,血染紅了地上的草。魯文又調轉馬的方向,用劍向右方劃了一個弧形,接著,三個弓箭兵便濺著血,翻身倒下,死前連驚叫也未來得及。他的每一劍,都沒有白揮,法蘭斯在心中不禁作出了讚嘆,然後更落力地殺敵。

經過一場血肉橫飛的戰鬥,所有敵人都被消滅,地面上只剩下屍體、鮮血和散落的弓箭,而第一小隊則完好無缺。法蘭斯殺完敵之後,心情依然十分緊張,殺戮的影子,仍殘留在他的腦海中。

魯文來到樹林的邊緣,用少有的淩厲眼神盯了對面的一列小山丘一會,然後便向法蘭斯說:「把地上的弓箭給我,你們也各拿一些。」

法蘭斯拾起地上的一把弓和一枝箭,遞了給他。其他人也拿了一些。

「跟著我辦。」魯文舉起弓,把箭放在絃上,慢慢把絃拉緊。其他人也照著辦。接著,二十一枝箭「呼」的一聲,飛向山丘處。

此時,山丘列後忽然響起了人聲。接著,洛布伊丹的伏兵紛紛由山丘後跑出來,普利奴斯軍立即衝上前迎擊。而魯文也揮了一下手,領著眾人向戰場衝去。

洛布伊丹的伏兵傾巢而出,看來,他們的突襲大計是泡湯了。他們本來的計劃是在普利奴斯軍在他們前面經過時,由樹林的弓箭兵放箭,射殺軍中的大王子、二王子及普林斯將軍等重心人物,並擾亂軍形。接著,山丘後方的伏兵才群起出擊,攻擊軍隊側翼位置。

但這一切,都因騎兵隊第一小隊的二十一枝箭而幻滅了。現在的洛布伊丹軍,有如一盤散沙,只會慌亂的攻擊。他們這副樣子,又怎能和精銳的普利奴斯第三、五軍團抗衡呢?

第一小隊由於有了先前的經驗,所以自信大增,殺敵也更加勇猛。再加上之前長達九個月的訓練,自然實力非凡。他們對敵軍見一個殺一個,臉上毫無懼色。其他普利奴斯士兵見連一班新兵也這麼勇敢,自然不甘後人,比平時更加落力作戰。

就這樣,普利奴斯軍在這場戰爭中大獲全勝。戰事完了之後,普林斯指揮著士兵重整隊形。而法蘭斯則和其他騎兵隊隊員一起,接受著魯文的嘉獎。

這時,大王子來到魯文身旁道:「魯文,你今次辦得很好!」

魯文鞠了一個躬,微笑著說:「殿下你太誇獎我了,在下只是一個小人物,立了一個小功勞罷了!」

「我們別說這些客套話了!小人物也有成為大人物的一天的。」大王子望瞭望山丘:「但有件事我真的不明白,你怎會知道那兒有伏兵的?」

魯文笑了幾聲:「樹林那處的伏兵,不可能會獨自行動的,所以我推測到別的地方也有。」

「那你怎麼知道伏兵的位置的?」大王子問。

「反光。」魯文習慣性地露出那嘲諷般的微笑:「我看見山丘有反光。那只可能是兵器。」

「原來如此!」大王子恍然大悟:「那可不容易察覺到呢!」

魯文也說:「因看見群起而飛的雀鳥,而推測到有伏兵,也不容易吧!」

大王子笑了笑:「彼此彼此!」他望著法蘭斯等人:「他們都是你的下屬嗎?」

魯文點頭道:「是的。」

大王子讚賞說:「他們很勇敢,將來一定大有作為,但也要像你般有智慧才行啊!」

魯文笑了幾聲:「他們還要多多磨練呢!」

「好了,我該回去幫普林斯的忙了。」大王子說完便走了開去。

魯文收斂了笑容,而眾隊員受到大王子讚賞,均雀躍萬分。法蘭斯更相信,這是他的豐盛人生的開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