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投奔樂園

香 港 小 說 網
客 席 作 者

第一章

第二章

第三章

第四章

第五章

第六章

第七章

第八章

第九章

第十章

第十一章

第十二章

第十三章

第十四章

第十五章

第十六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第一章 人生的新一頁

 

普利奴斯的北部,是一片風光明媚的地方。那兒有起伏的山嶺、曲折的小溪、廣闊的平原,以及零落的丘陵。在偏僻的大地上,若你見到一片奇妙的金黃色,你可以肯定,那是種植麥子的村莊。

在一片廣闊的麥田上,飽滿的麥子在秋天的微風中搖曳著。麥田的中央有一間中型的兩層高的磚屋,清晨的太陽在東方緩緩升起,在金黃色的麥田上投下了一個長長的影子。一個長著黑色短髮,皮膚曬成深啡色,身形又高又瘦的少年,推開了屋子的大門走了出來。他面對著耀眼的太陽伸了一個懶腰。

這時,一把中年女人的聲音,由屋子二樓的窗子傳了出來:「法蘭斯!你在哪兒啊?」

那少年向樓上大叫道:「華倫太太!我在屋外啊!」

一個年約五十,滿臉雀斑的婦人由窗戶把頭伸出來說:「法蘭斯,你一大早要到哪兒去啊?」

「我想回家探望爸爸媽媽!」法蘭斯回應道。

華倫太太問:「你下午之前可以回來嗎?我打算今天開始收割麥子。」

「如果我騎驢子去的話應該沒問題。」法蘭斯問:「你把鄰人都叫來了嗎?」

華倫太太點了點頭:「是的!除了請他們來幫我收割之外,也想和大家聚一聚舊。」

法蘭斯認同說:「住的地方隔得遠,大家很少有機會見面呢!」

華倫太太說:「是啊!因此我把收割的日子當是一年一度的聚會。可惜你爸媽今年不能來。」

「這的確很可惜。」法蘭斯說。

「我有些東西要交給你的父母,你等一等我好嗎?」華倫太太說完便把頭縮回。過了幾分鐘,她便捧著一個用布蓋著的籃子走出大門。她把它遞給法蘭斯:「這裡面是些麵包和蔬果,你拿給你父母吧!」

法蘭斯搖頭道:「這怎好意思呢?你和華倫先生照顧了我這麼久,我怎可以再要你的東西?」

「你就當這是你幫我打理麥田的報酬吧!而且你的父母生了病,要吃多點東西才會痊癒的啊!」華倫太太說。

「既然如此,我就把它交給爸媽。」法蘭斯接過籃子。

華倫太太說:「你要代我問候他們啊!」

「我知道了。一會兒見!」法蘭斯來到馬槽把驢子牽出來。他騎在牠背上,沿著田間的小路向前走去。華倫太太在屋子前向他揮著手。

法蘭斯走了二十分鐘,就看見一塊面積不大,而且長滿了野草的田地。田的旁邊有一間殘舊的小磚屋,看來已很久沒打理過。他來到

屋子前跳下驢子的背,伸手推開門。門「吱呀」一聲被打開了。屋子中央放著一張小桌子,四張椅子圍繞著它。右方的牆有一道通往廚房的門,門的對面有一個窗子。由於窗子太小的關係,屋子裡面顯得又暗又冷。桌子後方有一道「門」,但木門已被拆掉,門口只是草草地用一幅白布蓋著。

這時,布簾後傳出一把沙啞的女人聲音:「法蘭斯,是你回來了嗎?」

「是啊!」法蘭斯走進屋子,並把籃子放在桌上:「媽媽,你和爸爸的身體還好嗎?」

那女人咳了幾下:「不太好……這幾個月來我們一直在咳,這幾天咳得特別厲害。」她說完又咳起來。

法蘭斯問:「爸爸呢?」

「他睡了。」她邊咳邊說:「睡著是最好的……因為不會感到辛苦。是了,你在華倫先生那兒……生活得好嗎?」

「大家都對我很好,華倫太太還叫我帶了食物來呢!」法蘭斯回應道。

她隔著布簾說:「她這個人真的太好了。要麻煩她照顧你我真感到不好意思。但我伯會傳染你,也只好這樣做。」

法蘭斯把蓋著籃子的布揭開,裡面放了一些麵包、玉米、馬鈴薯、紅蘿蔔和椰菜。他把食物都捧進廚房,然後說:「這兒有些蔬菜,我給你做雜菜湯好嗎?」

她含糊應了一聲。

法蘭斯進了廚房,用鍋子盞了水,放到略W去。接著把柴枝放到痔部A點著了火:「華倫太太說你們要多吃點東西病才會好的。」

那女人苦笑著說:「傻孩子,她只是哄哄你罷了。要治這個……」她又咳了一會:「要治這個病,非要請名醫不可的。」

法蘭斯問:「請名醫要很多錢的嗎?」

「這個當然了。」她嘆了一口氣:「就是連擁有幾片麥田的華倫夫婦也付不起名醫的診金,何況是我們這些小農民呢?」

法蘭斯取出刀子,切開各種蔬菜並道:「媽媽,你還要點麵包嗎?」這時,那女人猛烈地咳嗽起來。法蘭斯立即跑出廚房:「媽!你怎麼了?」

她咳了幾分鐘然後說:「法蘭斯,你要……學懂照顧自己了。媽媽和爸爸……以後只怕……」

「我明白了。」法蘭斯神色黯然,未等她說完便道:「我會生生性性的了。」

「你真是一個乖孩子。」那女人用微弱的聲線說:「桌上有一封信和一個小袋子,你一會兒把它們拿走吧!」

法蘭斯走到桌旁,看見桌上放著一個用破布縫成的袋子和一個寫了地址的信封。信封上的地址是在首都富拉比薩,上面寫了一個名字--馬狄倫.希爾斯。法蘭斯問:「這個馬狄倫.希爾斯是甚麼人?」

那女人咳了兩聲:「是媽媽的一個親戚。以前十分友好……但已有很多年沒見面了。」

「怪不得我沒聽過他的名字。」法蘭斯拿起信封,再看了那地址一次:「富拉比薩……那兒是個繁榮的地方吧!」

「是的……那女人發出了一下粗重的呼吸聲:「我年輕時到過那兒幾次,那兒真的和農村很不同。」

法蘭斯一臉嚮往:「我聽說那兒的人都很富有,城內四周都是屋和熱鬧的市集。這是不是真的呢?我真想去看一看。」

那女人用悲哀的語氣說:「你很快就可以到那兒的了。」

法蘭斯一臉迷茫,望著門前的布簾說:「為甚麼?」

「如果我和爸爸出了事,你就要到富拉比薩投靠那位親戚的了。」她說完之後輕聲飲泣起來。

「媽,你別哭了。不會有事的。」法蘭斯說的時候眼角泛著淚光。他的父母已病了很久,每天都是不停地咳,而且情況愈來愈嚴重,但卻沒錢治病。法蘭斯心中很明白,他們決捱不了多久。他揉了一下眼睛:「那親戚是幹甚麼工作的?是商人嗎?」

「我聽說他當了將軍,在首都好像頗有名氣。」那女人沈默了一會,然後用微弱而沙啞的聲線說:「他為人很夠朋友,你去到富拉比薩找到他之後,給他看那封信,他就會照顧你的了。」

法蘭斯點了點頭:「我知道了。麻煩了華倫家這麼久,總不能一直賴著不走的。是了,華倫太太叫我代她問候你們。」

那女人嘆了一口氣:「她這個人……真的太好了。」

法蘭斯走進廚房,打開鍋蓋看看水沸了沒有,然後把材料放入去:「桌上的那一小袋東西是甚麼來的?」

「一半是給你到富拉比薩的旅費,一半是我和你爸爸的棺材本。」那女人咳著說:「這……這些事情……無論如何也不好意思要華倫家幫忙的。」

「媽!你別說洩氣的說話了!」法蘭斯把蓋蓋好,喃喃道:「還要很久才能煮熟……」

女人說:「不打緊,我也不算餓。」

法蘭斯在廚房沒事做,於是回到廳中:「近來天氣轉涼了,你們要小心著涼啊!」

那女人安慰地笑著:「知道了,我的乖孩子。華倫先生的麥田已開始收割了嗎?」

「今天才開始。住在附近的人都會來幫忙呢!」法蘭斯說。

那女人感慨地嘆了一口氣:「真懷念以往的日子。日出而作,日入而息,真的很快樂。」

法蘭斯也贊同說:「和爸媽一起的日子是最快樂的。」

那女人笑著說:「法蘭斯,你真會逗媽媽高興。」

法蘭斯說:「我說的都是真話啊!」

「我相信你,你是不會騙媽媽的。」那女人沈默了一會:「湯我會自己拿來吃的了,你還是早點回麥田幫忙吧!大家正等著你呢!」

法蘭斯「唔」的一聲:「好吧!我走了之後,你還要記緊吃麵包啊!我一有空便會來探你們的了。」

那女人叮囑道:「你別忘了拿那封信和袋子啊!」

法蘭斯向她道了別,然後便拿著信和袋子,騎著驢子回麥田去。他回到華倫夫婦的家時,大夥兒差不多都到齊了。大家坐在客廳中計劃著收割的工作,場面很是熱鬧。

和上年相比,大家並沒有怎麼變。種玉米的希斯先生依然是滿面鬍子,他的妻子臉上還是掛著微笑。帕蘭克兄弟依舊喜愛張大喉嚨說話。馬榮夫婦還是一樣恩愛。賈伯利家三姊妹還是那麼喜歡作弄人。華倫夫婦永遠都是親切友善的,而他們僱用的五個工人--傑拉、馬德、麥奇、瑪莎和菲利仍舊是那樣開朗勤奮。但今天這兒卻少了兩個人--法蘭斯的爸爸和媽媽。他們以往總是靜靜的坐在一旁,細聽著大家的言論。而法蘭斯也變了,他臉上爽朗好勝的表情已被憂愁所替代。自從他父母病了之後,他一直愁眉不展。

等了十五分鐘,照例遲到的艾倫先生也來了。他們一行人拿了收割的工具,然後便來到麥田開始工作。法蘭斯蹲到麥田的一角,亮出鐮刀開始收割麥子。他的好朋友--傑拉也來到他身旁工作。

傑拉一蹲下來便問:「你爸媽的病情怎樣了?」

法蘭斯嘆了一口氣:「比上次探望他們時還要差!由我進了家門直至離開,媽媽都一直在咳,而且聽起來好像有很多痰。」

傑拉沈默了一會,然後咕嚕道:「如果我們富有一點便好了!」

「為甚麼?」法蘭斯望了他一眼。

傑拉回應道:「如果有錢的話就,可以請名醫來治他們的病了!華倫先生告訴我,他們的病只有名醫才能治好。」

「媽媽也是這樣說的。」法蘭斯的面色變得十分陰沈:「她還說了一些像是交代身後事的話。」

傑拉被嚇了一跳:「已作了最壞打算嗎?她說了甚麼?」

法蘭斯回應道:「她叫我在她……去了之後,到首都富拉比薩投靠一個當將軍的親戚。」

「將軍?那一定是很有錢的吧!為甚麼不要求他出錢請名醫啊?」傑拉問。

法蘭斯搖了搖頭:「雖然說是親戚,但大家已有多年沒來往,不好意思要他出這麼多錢幫忙的。而且以爸媽那種固執、不想麻煩人,自尊心又強的性格,是不會接受他的幫助的。」

傑拉嘆氣道:「你真的要去投靠那將軍嗎?不如一直留在華倫家算了吧!」

「這是媽媽的吩咐,我一定會依從的。」法蘭斯說。

傑拉流露出擔心的表情:「那將軍會肯收留你嗎?畢竟有錢人和我們這些小農民是不同的。」

法蘭斯想了一會:「我想他不至於把我轟出門外吧!他總會留點情面給媽媽的。而且我也不打算在那兒長住。我希望能自力更生。」

傑拉螃Y望著天空:「我記得一年前你說過,想到大城市創一番事業。」

法蘭斯也膩_頭,接著說下去:「但想不到會這麼快實現。」

傑拉凝視著蔚藍的天空,白雲隨風慢慢飄蕩著。他沈默了一會兒:「富拉比薩的天空,會是和這兒的一樣嗎?」

法蘭斯用手擋著令人目眩的陽光:「不知道……我到了那兒之後寫信告訴你吧!」

他們說完之後便一言不發,專心完成手中的工作。

 

一星期後,小麥已經收割完了。佶諤B利三姊妹、馬榮夫婦、艾倫先生等人在夕陽的映照下,各自沿著田間的小路,向自己的家走去。華倫夫婦、法蘭斯和五個工人向他們揮著手,直至他們在路的盡頭消失。

傑拉問:「我們遲些要到馬榮家幫忙收割嗎?」

華倫先生點了點頭:「是的,但我們會休息兩天才開始工作。」

「是這樣就好了!這一個星期我們都累得要死呢!」傑拉說。

馬德也贊同說:「是啊!不好好休息一下,又怎會有氣力工作呢?」

華倫先生拍了拍他倆的肩:「你們幾個很久也沒有放假了,你們明天和後天想到哪兒玩就到哪兒吧!」

菲利和瑪莎高興得直跳起來:「我們明天一定要到市集逛逛!」

馬德打了一個呵欠:「我情願好好睡一覺了!」

「我就打算在這兒看一看書。」傑拉問:「法蘭斯,你打算怎樣過這兩天?」

法蘭斯微笑著說:「我打算回家探望爸媽!麥奇,你又有甚麼事要幹啊?」

麥奇紅著臉不作回答。

馬德盯著他好一會兒,然後指著他大笑道:「我明白了!你一定是想和女孩子約會吧!」

麥奇連忙回應道:「你……你胡說甚麼?」接著大家都大笑起來。

華倫太太笑完之後說:「好了好了,大家也笑得累了吧!是時候吃晚飯了,菲利和瑪莎來幫忙吧!」

菲利和瑪莎回應了一聲,然後便跟著她進了屋子,而其他人則放好收割用的工具,來到飯廳中等著開飯。火紅的太陽逐漸落下,並在地平線消失。天空變成漆黑色的一片,上面閃爍著幾顆銀色的星星。

 

第二天天一亮,法蘭斯就起床梳洗,接著來到華倫家的屋外。他深深吸了一口清晨的空氣,然後便發現傑拉正在屋外靠牆坐著,手中捧著一本打開了的書。法蘭斯向他說:「早安啊!傑拉!你這麼早就起床了嗎?」

「是啊!我想爭取多點時間看書。」傑拉回應道。

法蘭斯坐到他身旁:「你在看甚麼書?」

「是洛布伊丹的作家的著作。」傑拉合上書本。

法蘭斯看了看書的封面,對書名毫無印象。他向傑拉說:「你喜愛看書的程度快要到達瘋狂了!」

傑拉笑著說:「是啊!愛看書這方面,我和我失了蹤的父親真是一模一樣!」

「你有想過當作家嗎?」法蘭斯問。

傑拉想了一會:「如果可以的話真的不錯呢!但想成名的話,就非要離開農村,到大城市發展不可。」

「你將來會到城市去嗎?」法蘭斯問。

傑拉雙眼注視著手中的書本:「或許會吧!在大城市可以學到很多知識,對寫作會很有幫助的。但我現在希望多看點書,並練好文筆。」

「你真有大志呢!」法蘭斯嘆了一口氣:「我將來如果真的去了富拉比薩的話,真不知該幹些甚麼工作才好!」

傑拉拍了拍他的肩:「別太憂心吧!理想是要慢慢發掘出來的。」

法蘭斯點了點頭:「你說得對!但無論幹甚麼工作,我都要賺多點錢。如果有錢的話,患了甚麼病也不用怕了!」

話音剛落,他們就聽見艾倫先生的聲音由遠處傳來。他在放聲大叫:「法蘭斯!」

法蘭斯膩_頭,發現艾倫先生正駕著驢車,由麥田旁的道路,以極高速度向他們駛來。他來到法蘭斯和傑拉前面,一停下車便說:「法蘭斯!事情不妙了!」

法蘭斯站起來向他說:「你怎麼了?橫衝直撞的。」

艾倫慌張地說:「我剛才經過你家門外,聽見有人在屋內哭得很厲害,只怕你家有事發生了!」

法蘭斯面色煞白,口中喃喃說道:「難道……難道爸媽出了事?」他連忙跳上艾倫的驢車:「艾倫先生,麻煩你載我到那兒一趟吧!要快點!」

「我和你一起去吧!」傑拉說完也跳到車上。

艾倫點了點頭,然後把車掉頭,鞭了驢子一下,向法蘭斯的家直奔過去。農村的道路多沙多石,而且起伏不平,驢車在高速行駛下,不停劇烈跳動著,並揚起了一大片塵土。但他們為了爭取時間,也管不了這麼多。

過了二十分鐘,他們終於來到法蘭斯的家門前。法蘭斯未等驢車停定,便跳下車衝向屋內。他走進屋中,一手扯開房門前的布簾。

正當他想踏進房間時,他被房中的景象嚇得呆住了。

法蘭斯的媽媽用一條白布,把自己吊了在房間中央的橫樑上。她懸在半空中,背向門口,雙手、雙腳都伸得很直。布帶勒進了她的頸項,並令屋樑發出「吱吱」的聲響。法蘭斯螃Y望著他那懸樑自盡的母親,慢慢鬆開握著布簾的手,「蔔通」一聲跪在地上。

這時,傑拉和艾倫也來到房間中。他們見到法蘭斯的母親,不禁當堂倒抽了一口氣。艾倫來到房中央,把那女人抱下來放在地上。那女人的頸上勒了一道很深的紅印,但臉色卻蒼白得驚人。艾倫探了探她的鼻息,又用手指按了按她的手腕,然後緩緩搖了搖頭。

傑拉望了他們一會。忽然,他看見法蘭斯的父親躺了在床上一動不動,於是便走上前察看。床上的人側臥著面向牆壁,右手緊抓著胸口,雙腳捲曲著,背部彎成一個弧形。傑拉用手把他的扳向上,發現他的唇上滿是血,床鋪上也有一灘很大的血跡。傑拉摸了那人一下,發現那人的身體已經冷下來了。傑拉連忙縮開手,向法蘭斯說:「法蘭斯……你父親……他死了!」

法蘭斯聽到之後震動了一下,呆了幾秒後,「呯」的一聲昏倒在地上。

 

一星期後,法蘭斯家附近,原本只有一棵大樹的小山丘上,多了兩塊墓碑。在夕陽的映照下,大樹、墓碑和法蘭斯的影子都投了在草地上。除了黑色的影子之外,所有事物都變成了橙紅色。秋天的清風吹動了雲朵,吹動了樹葉,吹動了小草,吹動了法蘭斯的頭髮,也吹動了他的心。他雖然站在墓前一動不動,但他的心其實正在痛苦地抽搐著。

「法蘭斯!」傑拉的聲音忽然在他身後響起。

法蘭斯斜眼望了他一眼,然後注視著墓碑說:「你找我有事嗎?」

傑拉搖了搖頭:「是大家怕你有事,叫我來看看你的。」

「我一點事也沒有。」法蘭斯回應道。

傑拉說:「但你已在這兒站了老半天了!」

「我想在這兒多留一會。」法蘭斯轉身望著四周的農村景色:「明天我便要走了,不知何時才會回來。」

傑拉直視著他:「不可以留下來嗎?」

法蘭斯呼了一口氣:「我不想違背媽媽的吩咐……而且我也不想留在這片傷心地。」

「既然如此,我也不勉強你了。」傑拉沈默了一會:「富拉比薩是在遙遠的南方嗎?」

法蘭斯螃Y望著空中,正向南方飛去的候鳥:「是的,很遠。和這兒完全不同的南方,會是怎樣的呢?」

「你很快就會知道的了。你可以寫信告訴我那兒的事嗎?」傑拉問。

法蘭斯點了點頭:「當然可以!你一定要回信給我啊!」

傑拉把手放在法蘭斯的肩上:「我一定會的。」他膩_頭望向天空,伸手指著正在飛翔的鳥群說:「候鳥飛走了之後,夏天一定會再回來。希望你將來終有一日會衣錦還鄉!」

法蘭斯笑了一下:「我也祝你可以達成你的理想!」

「承你貴言!」傑拉笑著回應道。

這時,華倫太太的聲音由山丘下傳來:「法蘭斯!傑拉!晚飯時間快到了!我們一起回家吧!」

法蘭斯和傑拉向對方笑了一下,然後便走下山丘,和華倫太太一起回家吃飯去。

 

第二天清晨,農村的上空萬媯L雲,帶著涼意的秋風在田間輕吹著,中間夾雜著大自然的青蔥氣息。華倫夫婦、艾倫先生、柏蘭克兄弟、馬德、傑拉等人站在華倫家的門外,依依不捨地望著即將離去的法蘭斯。

華倫太太雙眼泛著淚光,向法蘭斯說:「法蘭斯,你在我家住了這麼久,我真捨不得你啊!」她拿出手帕,抹了一下眼淚:「你一個人去那麼遠的地方,我真的放心不下啊!」

站在驢子旁的法蘭斯回應道:「華倫太太,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!我會懂得照顧自己的!」他說完之後,向華倫先生伸出右手:「華倫先生,多謝你一直以來都這麼照顧我。」

華倫先生用力和他握著手:「我們兩家是世交,我這樣做是應該的。」

馬德一反常態正經地說:「你放心去吧!我會照顧大家的了。」

菲利扁著嘴說:「如果你到了富拉比薩,生活得不開心便立即回來吧!」

「我們會歡迎你的!」瑪莎接著說。

法蘭斯微笑著說:「你們放心吧!我不會再把不快樂的事放在心上的了!我一定會堅強地面對人生的!」他拍了拍麥奇的肩:「你認識了女朋友之後,一定要帶她來富拉比薩探我啊!」

麥奇紅著臉,點了點頭。

傑拉走上前,沈默了一會:「法蘭斯,無論你去到哪兒,我們都是好朋友!」

法蘭斯聽了之後不禁有點想哭的感覺。他為了掩飾心中的悲傷,假裝輕鬆地大笑著說:「當然!我如果連我們八年多的交情也忘掉,我的腦袋豈不是有問題?」他邊說邊指著自己的頭。

傑拉微笑著拍了拍法蘭斯的手臂:「祝你一路順風!」

法蘭斯望了天上的太陽一眼:「時間不早了!我要出發了!」他說完便騎上驢子的背。眾人向他道了別,法蘭斯也向他們說了一句「後會有期」,然後便騎著驢子,向南方奔去。

傑拉深深吸了一口氣,向他大叫道:「法蘭斯!你孤獨的時候,別忘記,你我正在同一天空下!」

法蘭斯也回望著大家叫道:「各位!我終有一日會衣錦還鄉的!再見了!」他的聲音隨風消散,而大家的身影也逐漸在他的視線中消失。

法蘭斯沿著道路一直奔,當他停下來時,他發覺自己已身處一個山丘的頂上。從這兒所望到的農村,只有一把掌大。他凝望著遙遠的故鄉,心中不禁百感交集。在農村中,他度過了他的兒童期。他在這兒有父母,有鄰居,有朋友,有困苦的生活,也有快樂的回憶。但這些熟悉的事物都隨著他的腳步而逝去了。遠方的富拉比薩在等著他,美好的未來在向他招手。

法蘭斯深深吸了一口氣,向著可望而不可及的故鄉叫道:「再見了!爸爸媽媽!願你們一直保祐我的故鄉!」他說完便騎著驢子跑下山丘,向著充滿希望的南方進發。

就這樣,法蘭斯揭開了他人生的新一頁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