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 奪 魂 刀 

作者 - 敖飛揚

第一回

第二回

第三回

第四回

第五回

 

 

 

   

G嚓!

老翁來不及發出慘叫聲便已然身首異處!

趙飛兩手緊握著的寬刃朴刀使勁一揮,將刀刃上的鮮血灑落在雪地上。

他臉上的神情冷漠,彷彿此間從沒發生出過任何事一樣,不過,他的兩眼卻已然流下兩行熾熱清淚……

 

清晨的石板長街……

滿天大雪下得很密很重……

在京師,每年只有在冬節前後的十來天才會下雪。

不過,像這刻下著如此濃密重雪的日子也還真的不多。

趙飛的記憶所及,他從山東老家南下來到應天府的這五年以來,還是第一趟見到這樣的重雪,而且,這場大雪來得比往年早了大半個月。

是有大災禍即將從天降臨嗎?

還是人間的大悲苦仍然無法消弭貽盡?

趙飛於雪雨中凝立在一座冷冷大樓門前,沉思良久。

他臉上的神情比那盈盈落下的濃雪彷彿還要凝重冷漠,他心裡的沉痛卻是實實在在的比那冰寒北風更要冷洌,彷彿,那顆煉得鐵一樣的心亦早已被寒冰雪箭刺割得寸寸碎裂。

一陣細碎急遽的踏雪之聲驚醒了趙飛的沉思。

他那本來沉鬱冷漠的臉容瞬間變得猙獰可怖,殺氣驟現。

這時,三個與趙飛同樣身穿深藍衣衫、頭帶紅線鏽金髮冠、腳踏軟皮薄底快靴、披著黑色錦鏽斗袍的大漢從冷清清的長街盡處的石牆後轉出,正朝著趙飛站立之處快步走近,三人的臉都是帶著狡黠的微笑。

三人走到趙飛身前,同時向趙飛拱手道:「屬下參見百戶大人!

其中一個年青的壯漢道:「趙大人,屬下等已將張大人要的人頭割下……

趙飛輕輕撲去身上凝聚的雪片,然後從腰間解下一個圓圓的包袱拋給那個壯漢,冷漠地說道:「這是淮陽知縣曾文光的人頭,你拿回去覆命吧。」

那壯漢接過那包袱,躬身問道:「是……大人還是依著老習慣,在殺人後要來『仙樂樓』這裡獨自喝酒?」

趙飛沒說話,也沒有作任何的表示,只是冷冷的望著那緊閉的大門。

那壯漢乾笑一聲道:「屬下先行回宮向千戶大人覆命……屬下告退。」說罷向其餘兩人呶呶嘴,三人同時向趙飛拱手行禮,然後朝著來路快步走去。

三人走出十來步,趙飛忽然道:「史文進……

那壯漢聞聲停步,轉身向趙飛說道:「是。」

趙飛冷冷地問道:「你會在冬節那天參加百戶選拔嗎?」

那壯漢史文進的臉暗露戒懼,口中卻淡然回答道:「屬下的官階只是一個普通錦衣衛士,沒有資格參加百戶的選拔大會,況且,屬下不才,在武藝上恐怕及不上眾位校尉大人。」

趙飛冷笑道:「選拔百戶力士,只論軍功政績及武藝才情,以你過去一年的功績,加上這一身很不錯的劍術,你絕對有機會問鼎這個位子哪!」

史文進略垂頭,掩飾著他臉上的不安,沉聲道:「屬下不敢……

趙飛看著那道緊閉的大門,淡然道:「那有什麼敢不敢的?」

史文進惶恐地道:「是……

趙飛冷笑道:「最要緊的,是你坐上那個高高位子後,不要忘記曾經與你一起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們啊!」

史文進再度垂頭道:「屬下不敢……

趙飛轉身冷冷的望著史文進好一會兒,淡然道:「你回去吧……我明兒晚上會向千戶張大人推薦你,先提升你為本營的校尉,然後在冬節那天再參加百戶選拔之戰,你要作好準備。」

史文進臉有難色,卻仍然說道:「是,謝大人提拔……

說罷,領著其餘二人急匆匆地垂首快步離去,彷彿不敢再稍作停留。

 

漫天飄雪,雪勢比清晨時分更濃更重。

趙飛倚坐在「仙樂樓」樓上雅座的一角,默默地看著石板長街上那些往來都很稀疏的老百姓。

他手上碧玉杯中的暖暖美酒散發濃濃的茉莉花香。

他卻沒有將美酒沾上半點,只是呆呆注視著清冷的長街。

因為,他的心早已然飛馳遠方……

那一天,同樣是漫天飛雪……

泰山腳下的一座小城鎮外,年少傲氣的趙飛帶著依依不捨的心,背負著簡單的行囊走出南門,慢慢地向著鎮外的官道走去。

雪漸下漸重,趙飛的心情亦很沉重。

他心裡很捨不得這裡的一切,只是,他不得不走。

為了他最心愛的人兒,他下定決心要爭取功名,衣錦還鄉,迎娶那個自小就與他青梅竹馬一起長大的可人兒。

小城裡一聲嬌呼:「大哥……

趙飛停步回頭,看著從城中急步跑來的林蘭,心裡的沉重更覺難受。

淚流滿面的林蘭走到趙飛的身前,拉著他的手淒然說道:「大哥……

趙飛輕撫玉蘭的粉臉,兩眼卻盯著跟隨而來的兩個家丁和一個婢女,強顏裝作平靜地說道:「妹子別哭,哥哥絕不會讓你爹爹看扁的……我一定能夠闖得功名回來,那時候,我就會迎娶你做我的妻子。」

林蘭兩眼哭得紅腫,只懂得不停地在搖頭。

那兩個家丁和婢女這時走到林蘭的身旁,那婢女輕輕拉過林蘭,兩個家丁立時進站在趙飛與林蘭之間,滿臉輕蔑的不發一語。

趙飛望著林蘭,柔聲道:「妹子,你等我……我答允你,三年內我一定會回來向林員外提親的。」

林蘭淒然點頭道:「大哥……你答應我……一定要……要回來啊……

趙飛道:「我答應你,我一定能夠回來!」

 

一陣踏碎雪地的快步聲打擾了冷冷的長街……

趙飛從沉思中驚醒,一口喝下那杯已變微涼的美酒;美酒清香甜蜜,卻滋潤不到他那滿載苦澀和思念的心懷。

他的腦海仍然徘徊著林蘭那張美麗俏臉,和她那雙滿是冀盼和傷感的眼神。

七個身穿深藍衣衫、頭帶紅線鏽金髮冠、腳踏軟皮薄底快靴、披著黑色錦鏽斗袍的錦衣衛士快步從街角轉入長街,走到仙樂樓」大門前停下步來,當先一個頭帶藍紗紅翎官帽的中年大漢抬頭看了趙飛一眼。

趙飛站起身來,向那大漢拱手道:「『左軍衛』趙飛見過馬大人。」

那大漢點點頭,隨即向他身後的六個錦衣衛士說道:「你們先行回宮,我要跟趙大人說說閒話喝喝酒……

那六人躬身領命,繼續快步朝著城中心的皇宮走去。

那個馬大人轉身走入「仙樂樓」拾級走上二樓,在趙飛的桌子旁站定。

趙飛拱手道:「馬大人請坐。」

那個馬大人點頭坐下,說道:「趙大人你也坐下吧,咱們只是聊聊閒話喝喝酒而已,不用那麼拘謹。」

趙飛依言坐下,並且揚手召喚店小二:「小二……添酒、加菜……

店小二馬上為馬大人添置多一副杯子碗筷後,馬大人自行倒了一杯暖和的美酒一口喝下,微笑著說道:「好……好酒!趙大人真懂得享受,這種好酒,我就是不懂得自己點喚……

趙飛為馬大人再添滿新酒,微笑著說道:「千戶大人公務事忙,怎會為這等小事而操心呢?」

馬大人搖頭道:「就是咱們的『中軍衛』也沒有人有這等本事哪!」

趙飛失笑道:「這又算是啥本事……

馬大人忽然嘆一口氣道:「說真的,咱們『中軍衛』真的缺少了像你這樣武功高又有本事的人才!」

趙飛一怔,心裡禁不住暗生戒懼。

正如剛才史文進的反應一樣,生怕對方說的是試探反話。

他小心翼翼地道:「馬大人……遇到麻煩事,有感而嘆?」

馬大人竟然再次嘆氣,仰頭一口喝乾杯中酒道:「是的,很大的麻煩……簡直就是差點兒令我馬鼎元丟官命喪的大大大麻煩!」

趙飛心中戒懼,口中卻佯裝陪笑道:「馬大人這刻還可以在這裡跟下官喝酒說話,天大的問題也是小兒戲而已……

馬大人搖頭道:「這次是運氣好,可是我總不會每次都是這麼好運氣的。」

趙飛心中戒懼更深,,唯唯否否地提起酒杯輕呷一口。

馬鼎元側頭看了趙飛一眼,問道:「趙大人不想知道發生甚麼事嗎?」

趙飛臉色微變,連忙站起身來拱手道:「『中軍衛』的事涉及聖上和大內禁宮,下官不敢知道。」

馬鼎元瞪眼望著趙飛的臉,揚手要趙飛坐下,連聲道:「坐下來……坐下來……這也算不上是甚麼天大秘密,趙大人也許曾經聽過的。」

趙飛依言坐下,說道:「是。」

馬鼎元道:「這事情……十天前,宮裡有刺客!」

趙飛沉著臉答道:「這個……下官略有所聞,只是所知不多……

馬鼎元肅然望著趙飛,緩緩說道:「那天晚上的四更末時分,紫禁城的內廷侍衛在蘭貴妃的寢宮外發現刺客……

趙飛仍然沉著臉在聽,臉上沒半分的表情。

馬鼎元繼續說道:「……咱們『中軍衛』有四個侍衛刺客殺死……

趙飛的右眉略掀,低聲說道:「下官軍屬『左軍衛』,防衛內宮及偵查刺客的事並不在下官責權之內……

馬鼎元微笑道:「別急……我只是覺得,趙大人雖然年紀輕輕,卻能夠在短短一年多就由一個普通的走鑣師,晉身成為咱們錦衣衛從六品百戶衛所的官職,確實是個了不起的人物,所以,我很想知道趙大人對刺客的看法。」

趙飛神情凝重地說道:「下官不敢當。」

馬鼎元略作思考,便繼續說道:「說回刺客的事……那天晚上,當其他侍衛聽到慘叫聲後趕到蘭貴妃的寢宮外時,他們只見到被攔腰砍成八大塊的四個侍衛的屍首,散倒在寢宮外的後院之中。」

趙飛喃喃地道:「被砍成八大塊……

馬鼎元仍然瞪視著趙飛的臉,冷冷地道:「是八大塊……是被很重很快的刀砍成的八大塊!」

趙飛回望馬鼎元,微笑著說道:「很少刺客會用重刀……

馬鼎元冷然笑道:「是很重很快的刀……趙大人外號『奪魂刀』,是用刀的高手,當會知道重刀難快,快刀不重的道理……

趙飛站起身來,拱手說道:「下官不敢當。」

馬鼎元再揚手道:「坐下來……經過咱們細心考量四個侍衛的屍首,咱們可以肯定四人是被一柄很快很重的短刃斬馬刀或是扑刀砍死的……

趙飛沉著臉道:「刺客不會用斬馬刀……

馬鼎元冷冷笑道:「是的……刺客不會使用斬馬刀,但江湖上使用扑刀的高手卻也不少,單是咱們錦衣衛中,使用扑刀的就有五十多人。」

趙飛臉露疑惑,問道:「馬大人懷疑刺客是錦衣衛的人?」

馬鼎元搖頭道:「還沒有絲毫頭緒……

說這話時,他的兩眼緊緊盯著趙飛的臉面。

趙飛平靜地說道:「若單以朴刀而論,下官很有自信,在京師方圓三百里之內,眼下沒有人可以用朴刀打敗我,而我……眼下仍未有這樣的功力,可以一刀將四個人砍成大八塊。」

馬鼎元看看趙飛冷靜的臉,眼光中帶著幾分狡黠。

他輕聲說道:「幸好,這一次刺客沒有驚動貴妃娘娘,寢宮也沒有宮女太監受到絲毫傷害,否則,聖上怪罪下來,我還是挺麻煩的……

趙飛點頭道:「是。」

這時,長街遠處走來的兩個錦衣衛士,馬鼎元立時換上笑臉道:「趙大人,你們的千戶張玉庭派人傳召你來啦……

趙飛轉頭望著那兩個走近的錦衣衛,其中一人正是他的部下史文進。

馬鼎元道:「看他們的神情,趙大人該有新的公務……

趙飛點頭道:「看來是的。」

馬鼎元站起來說道:「既是這樣,我不阻礙你辦正事了……

趙飛亦站起來,躬身道:「是,恭送馬大人。」

馬鼎元點點頭,轉身拾級而下走出長街,向史文進二人點點頭後揚長而去。

趙飛木然看著馬鼎元向著皇宮走去,心裡泛起一陣煩躁和不安,然後,不能自制地湧起很濃烈的悲哀感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