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【香港小說網】主頁
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未經作者授權•請勿擅自轉載
武俠小說愛情小說推理小說科幻小說武俠小說愛情小說科幻小說

我是版主Danzo, 筆名小華和敖飛揚, 請給我意見!!!

奈 何 錄

香 港 小 說 網
客 席 作 者

 

第一回

第二回

第三回

第四回

第五回

第六回

第七回

第八回

第九回

第十回

第十一回

第十二回

第十三回

第十四回

第十五回

第十六回

第十七回

 

 

在下著此書時年方十三
故以此為名號

 

       

第十二回    水 晶 玄 謎

 

接下的日子堙A林世沖連續服食羅晉峰的配藥,外傷已然日漸好轉。這些天他怕牽動舊傷,無法展練拳腳兵刃功夫,於是便日夜靜坐運功,半月之後,內功修為又進了幾層,雖尚不比藍水晶,但亦相差無多。

那日清晨,他們便與羅晉峰揮手道別,一行四人,徑直趕往驚猿山百里開外的亂石坡,會冷雪衿的一月之約。不料到了那兒卻是一人不見,候上許久,也仍不見冷雪衿前來赴會。

秦風曾于臨安七峰嶺親眼目睹冷雪衿出手狠辣,對於她改邪歸正一事,始終半信半疑,如今見她遲遲不到,不免心生疑慮,當下說道:“藍姑娘,林少俠,冷雪衿真的答應要救我逸兒?這其中會不會有什麼陰謀?”藍水晶道:“我相信冷姑娘不是這樣的人。上次我去魔教找尋證據,要不是她給我那封卷書,只恐如今我還沒有勇氣回清水寨救世沖。”

林世沖也道:“我也贊同水晶的話。冷姑娘曾經跟我們相處過一段時間,其實她也沒有什麼,只因從小身處魔教,致使迷失本性,如今她已改邪歸正,我相信她是真心真意答應救秦兄的。”秦風道:“可是她到現在還不來,這……防人之心不可無,咱們還是小心些好。”藍水晶道:“再等等吧,也許她讓什麼事給耽擱了。”

正自談話間,突見西北方向急速飛來一隻白鴿,林世沖上躍將它接住,從它腳邊解下一小張羊皮書來,攤開一看,但見羊皮書上只短短寫有幾字:“臨急有變,盼速至映屏接應。”翻後看去,還見上頭附一簡圖,圖之終點注有“地下囚室”四字。

藍水晶低垂粉頸,奇道:“冷姑娘不會在地下囚室遇上什麼麻煩了吧?不對啊,她是冷陽教的少教主,地位何等顯赫,有什麼人可以令她為難呢?”林世沖霍然驚覺,急道:“不好,那個檀棄雄應該也在冷陽教吧?那他一定會百般阻撓冷姑娘救秦兄的!糟了,他們現在的處境不是很危險嗎?”秦詠珊道:“不會吧?那個姓檀的充其量也不過是個左使,他有這個膽子以下犯上嗎?”林世沖道:“這很難說。信上寫得很急,我們還是先上映屏山再作打算吧!水晶,這堨u有你去過冷陽教,就由你來引路吧!”藍水晶略一點頭,當下四人又轉程改道西北之行,提氣發足,只盼早時到得映屏山救助。

 

早在即日清晨,冷雪衿暗自盜得父親的隨身權杖,偷偷跑到總壇的地下囚室,出示權杖,從獄卒手媕簳開鎖鑰匙,走進囚室,但見一少年低頭臥坐席間,頭髮散亂,隱現鬍鬚,衣衫破舊,形容甚是邋遢,顯因久囚此間,未時外出所致。冷雪衿問道:“秦少幫主,還認得我嗎?”那少年聞言微一抬頭,散懶地朝她望了一眼,登時雙目幾眨,似是複了些許精神。他正是秦風之子,秦詠珊之兄——秦簫逸。

當日秦風父子中了幾個魔教教徒的逍遙迷魂散,讓他們給抓回總壇,沒過多久秦風便被秘密移囚於驚猿山的水雲洞堙A而秦簫逸則一直關在這個暗無天日的地下囚室,叫天不應,叫地不靈,先前還曾多次有人前來遊說,不過都給他喝罵跑了,近月來囚室更無一人再來相探,他也良久未曾啟齒,如今終聽得有人與他講話,不覺抬目相觀,卻見來人竟是魔教的少教主冷雪衿,當真大驚不已,但很快他又恢復了往常的平靜,淡淡說道:“是你?久違了!”

冷雪衿道:“委屈你在此間待了這麼多時,小女子心下歉然,今日特地前來救你出去!”秦簫逸“哼”了一聲,冷冷笑道:“這堨輕N是你的地方,你又何須言救?只可惜我姓秦的天生軟硬不吃,又叫你們白白歡喜了一場!”冷雪衿聞言不覺生怒,道:“你不信我?”秦簫逸橫了她一眼,反問道:“怎麼我該信你嗎?”冷雪衿苦笑道:“對,你憑什麼信我?我本來就是個殺人不眨眼的邪派妖女,為你們正派所不齒,你有什麼理由信我呢?”愈至後話,聲音愈是沙啞難當,說罷粉腮頓呈一片淒惋之色,緊合的雙眼皮間,長而捲曲的美睫,輕輕閃動幾下,倏然滾下兩顆豆大的淚珠。

秦簫逸見此更為訝異,一貫的冷酷竟也在此刻開始動搖起來,甚至覺得适才的話語確是過份。

良久,才聽冷雪衿道:“秦少俠,隨你信是不信,我老實告訴你,我是因為答應過令妹才來此相救的。總之,你留下來觸怒我爹,那就必死無疑,若跟我走,或許還有幾線生機。是生是死,你自己看著辦吧!”顯然,話語之中已然多了幾分冷漠。秦簫逸尚自猶豫難決,默不作聲。冷雪衿氣呼呼地道:“你也不想想,反正你在這媬藀限n死,我又何苦在你身上多費功夫?哼!”秦簫逸一想也是,當下便道:“好,我走!今次受你恩惠,來日定當償還。”

冷雪衿冷冷一笑,當下便領秦簫逸離開,其時,突然響起一個陰陽怪氣的聲音道:“大小姐,你們想上哪兒去啊?”冷雪衿立時驚慌失措,但見那人正是父親的座下左使檀棄雄,且又出手阻她去路,當下反驚為怒道:“幹什麼?”檀棄雄道:“囚室陰暗潮濕,大小姐千金之體,不宜來此,還是及早回去吧!”冷雪衿喝道:“我的事輪不到你管,你走開!”檀棄雄道:“大小姐的事屬下自是不敢過問,不過這姓秦的渾小子只是囚犯一名,我身為左使,總有權管他吧?就是現下我殺了他也不為過吧?”話音剛落,忽的手起掌落,出其不意地在秦簫逸心口猛擊了一掌。

秦簫逸身上的逍遙迷魂散尚未解效,周身使不出一絲氣力來,冷不防被他重掌擊倒,頓時鮮血狂噴。冷雪衿蹲身擋于秦簫逸前頭,張開兩臂將他護住,向檀棄雄喝道:“慢著!重囚要犯你也敢任意處死?檀棄雄,你簡直無視教規,你說,你該當何罪?”檀棄雄道:“屬下大膽借問一句,私放要犯,那又該當何罪呢?”冷雪衿聽他明著教訓自己,登時怒不可遏,道聲“放肆”,隨手抓過壁掛的一柄半刀,朝檀棄雄劈面砍去。

檀棄雄不慌不忙,隨指一夾,便即夾住冷雪衿手中單刀,卻不立時運勁奪去。冷雪衿向內強拉不下,心知自身內力與檀棄雄相差過遠,當下右腿用勁,斜踢他膝下“闌尾穴”。檀棄雄微微一笑,紋絲不動,待她足尖將到未到之際,忽的輕輕略避左側,就在此時,他在指上也松了勁道。冷雪衿猶自用力回拉,哪料得他有此一招,頓時足勢難收前傾,前身又即後仰,一前一後,二力回牽,眼看著就要跌上一交。檀棄雄當即解下腰間黃帶,飛速往前一送,立時攔住冷雪衿纖腰,將她扶正,又怕她站定之後再行攻上,自己急手打傷了她,教主那邊不好交代,於是在收帶時帶頭一轉,順勢點了她第二腰椎下旁一寸五分的“腎俞穴”和臍下一寸五分的“氣海穴”,此二穴經別分屬督任二脈,二脈不通,動彈不得。

冷雪衿罵道:“混帳!快把我的穴道解開,否則你會後悔的!”檀棄雄笑道:“請小姐你暫時委屈片刻,待我把這臭小子宰了,立時幫你解穴!”冷雪衿叫道:“我有教主權杖在身,我現在命令你不准傷害於他!”檀棄雄道:“屬下也是奉了教主之命來取他性命的,除非他肯妥協,否則今日一定得死!”秦簫逸捂住心口,大怒喝道:“呸!我秦簫逸絕不會屈服於你的淫威之下,你要殺就殺吧!”檀棄雄道:“既然如此,我就成全了你!”說罷便用帶頭卷起冷雪衿适才遺落地上的單刀,握於手間,陰笑著緩緩移向癱倒在地的秦簫逸。冷雪衿嚇得面無人色,失聲大叫:“住手!”

“狗賊,你休想動我逸兒分毫!”“別傷我大哥!”關鍵時刻,秦風他們及時趕到。檀棄雄毫不理睬,如若未聞,依舊一刀砍去,不料右手卻被一團白紗緊緊纏住,一時驚疑分心,單刀不禁脫手而飛,當下又驚又怒,斜眼瞥去,但見藍水晶正自回收白紗於袖,三起三伏,甚是美妙。

檀棄雄獰笑道:“原來是藍姑娘!哼,令師都已經歸天了,如果你不想弄得你們清水寨全軍覆沒的話,最好別插手此事!”藍水晶秋波婉轉,長笑一聲,道:“檀棄雄,你們魔教串謀兇手害死我師父,沖你這句話,我就非為師父報仇不可!” 檀棄雄道:“尊師死于林世沖手堙A江湖上人盡皆知。他現下就在你的身邊,你要報仇還不容易?”

“豈有此理!”藍水晶怒不可遏,橫起一劍便往檀棄雄身上刺去。檀棄雄曾于清水寨見識過她那精妙絕倫的逍遙遊劍,心下雖是不懼,但也深知對方是個絕不簡單的角色,一時之間,倒也無計立破她眾多劍招,當下忽施一手,迅雷不及掩耳地抓過秦簫逸擋在身前。要是藍水晶這劍繼續刺去,就勢必先在他身上捅個透明窟窿。藍水晶亦是始料未及,當下強自收勢不前,以免誤傷於他。

秦詠珊叫道:“喂,你打不過我藍姐姐,就拿我大哥來擋,虧你還是堂堂一派左使,到底還要不要臉?”林世沖喝道:“檀棄雄,快放開秦兄!”檀棄雄奸笑道:“放,我一定放!”話音剛落,便即揚掌猛地拍中秦簫逸背心。秦簫逸慘叫一聲,身形急傾,鮮血狂噴,污染衣襟。秦風飛速上前,接住愛子,哪料得檀棄雄這掌暗藏玄機,掌中含掌,他一接觸到秦簫逸的身體,就受內中強猛掌力波及,連連震斷前胸的手三陰經,跟著也張口吐出血來。

秦詠珊大叫:“爹!大哥!”當下恨恨盯了檀棄雄一眼,便即奔向父兄。檀棄雄也不出言,忽的斜步滑身,又伸出他那駭人的手爪一把抓向秦詠珊頭頂,這一抓下來,試問她還有命嗎?秦詠珊當時嚇得面無人色,怔怔站著分毫未敢妄動,也不曉得從旁躲避。就在此刻,只見二人中間忽的滾過一團白影,飛快地將秦詠珊推至一旁,眼見對方手爪已近自己雙目,一時閃避不及,即以左手護住面門,一抓抓下,下臂立時鮮血淋漓。那人不吭一聲,便即起身,原來正是林世沖。

藍水晶此時也已挺劍攻上,二人並肩聯手,劍掌齊發,將檀棄雄重重圍住。只見林世沖打出一招“風火山林”,雙掌上下運勁,交替猛然發出。藍水晶隨之一招“逍遙天下”,左上右落,右上左落,劍劍精妙,虛實難策。檀棄雄一手出掌橫向迎擊林世沖雙掌,一手揮舞黃帶,挾風猛然摑向藍水晶。黃帶雖是柔軟之物,但一經他內力灌入,已然堅逾金鐵,未可小覷。他內力渾厚,莫測高深,以單掌會迎林世沖雙掌尚自綽綽有餘,另手一帶帶力剛猛,藍水晶也不敢貿然招架,當下只得回劍護身。

檀棄雄得意笑道:“怎麼樣?兩位後生小輩,還有興趣再玩下去嗎?本左使有的是時間,我奉陪到底!”說罷雙臂一振,再度揮動黃帶,打出一招“鳳舞九天”,頓時帶身急抖,當真便如一只振翼金鳳迎風起舞,直飛雲霄,或起或落,帶頭分點林藍二人身上大穴。藍水晶腳踏天罡步法,避開正面攻擊,同時使出一招“神龍戲水”,劍氣四起,飛縱千里,劍尖過處,恰恰抵上檀棄雄黃帶帶頭,正待將之刺穿,但覺其纖柔無匹,軟綿綿的根本難用得上半分力道。

林世沖趁著檀棄雄的黃帶被藍水晶長劍所纏之際,急速遊身到他背後,急急雙掌齊錯劃圓,打出一掌“雷霆萬鈞”,正中他的後心。檀棄雄內功頓生反應,將林世沖震退數步,但他自己正面中了一掌,亦是吃虧不小,後心各穴均各隱隱作痛。他一念輕敵,吃了對手大虧,當下忙運功調息,心中暗罵一聲“可惡”。

這一邊檀棄雄受挫,那一邊林藍二人可是精神大振,當下只見林世沖再打一招“九霄風雷”,屈臂反掌,挾風打出,頓時地面又現紅光。檀棄雄哼聲道:“臭小子,又是這一掌,你以為我會再中嗎?看招!”即在地上打出一帶“移花接木”,頓時將那道紅光反打回去,直逼林世沖。此時藍水晶一招“大漠孤雁”,飛身下擊,立時發出淩厲劍光,將那道紅光消之無形。劍尖著地,身形倒拔,臨近地面時連翻三個跟頭,意外地使出林世沖的那招“九霄風雷”,只是化掌為劍,威力稍減。檀棄雄哪料得她也會這一招,立時不及防備,給那道紅光的餘力擊中腳裸,痛得嗷叫不已。

林世沖亦是吃驚,當下問藍水晶道:“你……你怎麼會‘九霄風雷’?”藍水晶笑道:“都看你打過這麼多次了,不會才怪呢!”林世沖聞言一笑,心下暗暗贊她聰明。

檀棄雄連連吃虧,震怒非常,只聽他大吼一聲,暴喝道:“林世沖,藍水晶,好你們兩個不知好歹的賊小子臭丫頭,我不殺你們,你們倒來惹我,還當真以為我檀棄雄怕了你們不成!”心中怒氣愈增,招式也不由得類似瘋顛,帶帶力猛十足,下足殺手,好似就欲將他倆吞食下腹一般。林藍二人一時之間倒也不敢近身搏鬥,當下也只繞著他四下游走,預備待他體虛氣弱之時再尋空隙反攻。

果然不過半個時辰,檀棄雄便已頭冒白氣,面頰通紅,息喘漸粗,身形移動也不似得先前靈活,想是氣力漸盡,精疲力竭。林藍二人大喜,頓時劍掌飛舞,逼近身去,再也不怕和他黃帶相交。檀棄雄一面黃帶亂舞,一面粗氣長喘,連連直退數步,左掌護胸,右臂倒拖,忽的虛閃左側,引藍水晶左行追截。藍水晶不明所以,腳尖一點,向左高躍,淩空下擊。林世沖看出端倪,慌忙叫道:“小心!”

檀棄雄見她上鉤,心下暗喜,當下把手一揚,頓時朝她電閃飛出三團赤色光華。藍水晶何等機敏,又得林世沖出言提醒,早有所備,將計就計,淩空翻了一個跟鬥,輕鬆避開那些暗器,接著順勢頭下腳上,疾沖而下。檀棄雄反手一帶揚空摑去。藍水晶使了一個“細胸翻巧雲”,整個身子翻將過來,右劍揮處,立將他的黃帶割成數段。

先前所以無法洞穿此帶,只因檀棄雄暗地卸了力道,而此次他要揚空打出,就必須運勁於內。這可說是與藍水晶硬碰硬,然則布帛又如何能和金鐵交硬,立時以卵擊石,敗得可謂狼狽之極,又見藍水晶一劍未收,仍徑直刺他雙目,一時換招不及,不禁大駭。

眼看如此惡人就要雙目盡廢,在場眾人,無不大快,不料其時,卻見一枚金鏢破空而至,不偏不倚,恰恰擊飛藍水晶下落的長劍,救下檀棄雄的一條性命。藍水晶又驚又怒,飛身落地,舉目四顧,異然發現門口多了一人,定睛看去,那人竟然就是自己的師兄楊取義,相信适才那枚金鏢便是他暗中發射的。

只見楊取義漸步上前,走到檀棄雄身邊,道:“檀兄,沒傷著吧?”檀棄雄苦笑一聲,道:“還好,幸虧楊兄弟你及時趕到。”藍水晶聽得他們二人兄弟相稱,不覺怒喝道:“你……你竟然跟這個魔頭稱雄道弟?”楊取義看了她一眼,道:“師妹,你不知道,我……”藍水晶冷笑道:“誰是你師妹?你既與他同流合污,還有什麼資格做我師兄?”

楊取義歎道:“好,你要恨我,那就恨吧!算我對不起你,你現在可以帶著朋友離開了,我不想跟你走到劍拔弩張的地步!”其時,只聽檀棄雄叫道:“什麼?你要放他們走?私放要犯可是大罪呀!”楊取義道:“此事我一力承擔,決不連累檀兄就是!”未料藍水晶卻怒喝道:“你不要以為這樣我就會放過你,你連師父都害,簡直禽獸不如!這筆帳我今天就連本帶利跟你算清!”說罷霍的挑起地上長劍,便即一劍刺去。楊取義驚呼“師妹”,無奈橫劍一格。

檀棄雄看在眼堙A心中暗想:“看來他們師兄妹已鬧內哄,這次真是天賜良機,此時若不出手,恐怕日後再無機會制住這臭丫頭了。”心念至此,當即朗聲道:“楊兄弟,令師妹不識好歹,讓為兄來幫你教訓她!”說著便出掌襲擊她背後頸椎的“大椎穴”。

林世沖原見己方六人中二人身受重傷,一人被點穴道,一人武藝低微,可戰的就惟余自己與藍水晶。這相當於以二敵二,雙方勝負猶自未知,若是不慎驚動教主來此,那一切就都完了。适才聽得楊取義放行,便欲勸止藍水晶罷戰,哪知她出手如電,已經和楊取義交上手了,此時又見檀棄雄在她背後暗施毒手,意中人情勢危殆,當下只能上前救護助戰。

雙方勢均力敵,難分難解,這一打便打了好幾百個回合。正自凝神對敵,忽的門口一陣洪音驟起,便如聞得奔雷巨響,振耳發聵。眾人乍聽之下,都不由抬眼外望。只見囚室門處立有一位黑袍老者,紅光滿面,雙目炯炯。藍水晶不禁叫出聲來--此人正是冷陽教教主冷夜常。

她這一分心,恰恰給了一直對她虎視耽耽的檀棄雄一個很好的機會。就在此刻,只見檀棄雄覷准一處,忽的出指疾點她頸下的“天突穴”。藍水晶大驚,當下身形作勢下縮,看似避過了對方一指,豈知那指只是虛招,正要待她下縮之時,實點她頤唇溝部的“承漿穴”,她一時不查,要避已是惘然。檀棄雄心下得意,便欲戳去,不料指上忽的一陣麻痛,似是給什麼東西打了一下,當即失卻準頭,急向斜旁滑去,穴道沒有點著,卻無意牽動了她那條系有水晶片的紅繩,強力之下,頓將那枚水晶片連繩淩空帶起,恰巧落到冷夜常所立之地。

冷夜常隨手一撩便撩著了,將它攥於手心,仔仔細細地打量好一會兒。藍水晶向他嚷道:“還我!”冷夜常凝視著她,字字問道:“這……是你的?”藍水晶“哼”了一聲,道:“真是笑話,不是我的是誰的?快還給我!”

冷夜常聽而不聞,過上良久,突然莫名其妙地問了一句:“你今年可是雙十之年?”藍水晶詫異非常,順口說道:“你怎麼知道的?”冷夜常又問一句:“你真的剛好二十?”藍水晶更奇了,心中委實不知這魔教教主玩的是什麼把戲。

她固然驚奇,那冷夜常更是玄疑不定,心下暗道:“二十歲?離那年也正好整整二十年,怎麼會這麼巧呢?啊,她姓藍,藍水晶,藍水晶,這名字似乎暗藏玄意,更奇怪的事,她竟然也有跟雪衿一模一樣的水晶片,啊,難道……難道……她就是……”心念至此,便忍不住看了一眼藍水晶,雙目之中忽地流露出一種異樣的眼神來,這種眼神不存在任何殺氣,沒有任何欲望,甚至帶有一種失而復得的喜悅。

其時,只見檀棄雄突然湊到冷夜常身邊,指著藍水晶向他獻策道:“教主,這姓藍的丫頭是清水寨的少寨主,只要我們手中有她,就可以一舉牽制住清水寨,到時要殲滅他們就毫不費吹灰之力了,讓屬下先將她拿下吧!”

冷夜常擺手道:“不必,你先退下!”又溫言對藍水晶道:“藍姑娘,本教主有意邀你到教中一聚,不知你可肯賞臉?”藍水晶冷笑道:“冷教主金口一開,我們還有選擇的餘地嗎?”冷夜常道:“你可以不去,我只問你一句,你想不想為你的父母報仇?”

藍水晶道:“好,我跟你走。不過我有一個條件,你不能為難我的朋友們,你做得到麼?”冷夜常道:“可以,這堸ㄓF林世沖,其他的人都可以走了,看在你的份上,我決不為難他們。”藍水晶道:“為什麼除了林世沖?”檀棄雄冷笑道:“藍水晶,你不要得寸進尺,我們教主允下這樣的承諾,已經對你們格外開恩了,你還想怎麼樣?”林世沖朗聲道:“水晶,當日驚猿山上你捨命相救,今日縱是刀山火海,我林世沖也決意與你共闖到底!冷夜常,你放了他們,我和水晶跟你走!”

冷夜常原聽他直呼己名,怒火非常,後又見他對藍水晶情深意篤,也就沒怎麼跟他計較了,當下解開冷雪衿的穴道,又下令放了秦家父子女三人。秦風三人原也不肯就此舍友而去,但勢所脅迫,也只能先退一步,留得性命再圖後救了。

 

林藍二人出了地下囚室,跟著他們來到中間的那座高宇堙A多日以來,非但不見冷夜常的蹤影,反而被蠻橫地關於牢中,正自氣怒難平,就欲破牢而出,突然牢外走進了三人。領頭的那個錦衣玉帶,摺扇輕搖,整個兒花花大少模樣,面目也頗英俊,只是多了條深深的疤痕。此人正是當日洛陽萬劍門的少掌門唐煜。

藍水晶在此見他,也著實吃了一驚。不意那唐煜卻慢慢地朝她走近,嘻皮笑臉地道:“藍少寨主,我們又見面了!”忽一轉身,故意斥責手下說道:“混帳東西,誰叫你們把藍小姐關在這的?知不知道她是教主的貴賓?教主怪罪下來,你們擔待得起嗎?”兩個手下當下忙爭著去開牢鎖。

藍水晶罵道:“你也是魔教的?哼,無恥小人,一丘之貉!”唐煜笑道:“藍姑娘此言差矣,所謂識時務者為俊傑,又何必苦苦執著正派邪派呢?”藍水晶道:“少廢話,你來這幹什麼?”唐煜厚顏說道:“多日不見姑娘,在下甚是惦念,特來看看你,不成嗎?”藍水晶“哼”了一聲,轉頭不理。

那唐煜又輕浮地看了幾眼藍水晶,目光倏然從她身上轉移至林世沖,搖頭佯歎:“這位就是林少俠嗎?唉,可惜啊可惜……”忽的停住不說下去。他滿心以為藍水晶定會相問“可惜什麼”,好趁機奚落林世沖一番,未料她卻頭也不抬,根本不理自己,當下討了個沒趣,心中頓生幾絲圭怒,好勝之心更盛,便自己接著說道:“姑娘美若天人,只可惜眼光差了一點。江湖傳聞,藍姑娘你為了救林世沖,甘願背叛師門。我還以為這位能令你捨命相護的少年俠士有多了不起呢,哼,原來也不過如此!”

唐煜當日在洛陽的會賓客棧得遇藍水晶,見她美貌可人,心下一動,偏生藍水晶恨他輕浮,對他不理不睬,還出手傷了他,故引為平生奇恥大辱。适才進門之時,又見藍水晶與林世沖呆在一起,言辭甚是親切,大異對待自己的不冷不熱,心有不甘,是以出言譏諷。

只聽藍水晶淡淡說道:“我的事你管不著!你來是不是要帶我去見你們教主?”唐煜道:“你猜對了一半,不過不是教主要見你,而是右使傳話過來,一定要你過去。”藍水晶道:“右使?你是說……楊取義?”林世沖叫道:“水晶,你不要去,這媕Y可能會有什麼陰謀。”

唐煜冷笑道:“她不去,你就得死!”林世沖适才聽他冷語相譏,已然憤怒非常,此時他又出言威脅,立時狂性驟起,怒喝道:“哼,你試試看!”藍水晶伸手輕輕將他阻住,道:“唐煜,我跟你去見他!”林世沖拉住她大驚道:“水晶,你……”藍水晶道:“你放心吧,我有分寸的!”說罷走出牢門,隨唐煜等三人前去。

 

此時,楊取義早已吩咐手下在後山的詠雪亭堻々F酒菜,正自靜候師妹到來,突見山澗邊走出四人,其中一個就是他朝思暮想的師妹,當下不勝歡喜,連連撤去眾人,迎上前道:“師妹,你終於來了!”

藍水晶清冷似冰,道:“我不是你師妹!你有話就快說,我可不願在此浪費時間!”楊取義苦笑道:“你當真如此恨我?”藍水晶冷笑道:“恨你?我不恨你,因為你根本不值得我恨!”楊取義長歎一聲,道:“我知道你對我很失望,但那一切都只因我太在乎你了,你明不明白?天下女子數不勝數,我楊取義都可以不屑一顧,可是對你,我真的管不住我自己。只要能換得你真心相許,哪怕是叫我死,我也不會猶豫的。”藍水晶道:“夠了,我不想再聽這些話了!我再說一遍,我對你沒有感覺。如果你要我來是純粹聽這些話的,那很抱歉,我不奉陪了!”說罷轉身便走。

楊取義顫聲道:“師妹,你真的對我一點感情都沒有?”藍水晶道:“以往是有,但也只是兄妹之情,如今……”楊取義苦笑道:“我們從小在驚猿山一起長大,青梅竹馬,悲喜與共,那時我們在一起是多麼開心,多麼快樂,為什麼如今要你跟我多相處一刻,也會讓你這麼痛苦,這麼為難?”藍水晶回過頭來,道:“你想知道為什麼?好,我告訴你,因為你的身份不同了!以前,你是我最敬重的師兄,是清水寨的少年英雄,是師父引以為傲的驕子,可是現在呢,你卻因為一己私欲,勾結魔教,殘害同道,你要我怎麼對你?”

楊取義長歎一聲,道:“在你看來,我可能真的錯了,但是,我又何嘗沒有苦衷呢?”藍水晶冷笑道:“苦衷?哼,你能有什麼苦衷?”楊取義道:“還記不記得林世沖剛來咱們清水寨的那一晚?我看到你和他在一起,心情很不好,多喝了點酒,跑到你房堙A跟你吵了一架之後,就在後山上,我遇到了檀棄雄。”藍水晶驚道:“什麼?你遇到了檀棄雄,那後來怎麼樣?”楊取義續道:“後來,他跟我說,只要我加入冷陽教,他就能幫我得到我想要的一切,包括你在內。酒醉之下,我也不知道怎麼回事,就這樣渾渾噩噩信了他的話,還答應他的條件。以後的日子堙A我幾次三番都想回頭,但是這樣的話我就會失去你,我什麼希望都沒有了,所以幾經思量,我還是決定不變初衷,留在魔教。”

藍水晶怒極追逼道:“好,就算是為了我,那你用得著設計傷害師父嗎?他是你的親生父親,你怎麼下得了這個手?”楊取義高聲駁道:“這件事不是我幹的,而且整個計畫我也是到後來才知道!難道我會那麼滅絕人性、大逆不道麼?”藍水晶反問道:“不是你是誰?”楊取義道:“你仔細想想,當日在萬劍門,唯一知情而又不在場的人,還有誰呢?”